014-37114042
鄂州市机床铸造业务部
首页 > 阅览室桌椅
中小物流企业复工复产缩影:复工不难,难的是复活
发布日期:2020-09-21 02:20:42
浏览次数:968
复工并不难,难的是之后的日子,疫情是一次大考。

疫情是一次大考,对于物流企业更是。

作为产业链上的“毛细血管”,从初期的复工审批、防疫物资短缺到复产后的经营成本压力增加、货源缺乏,物流公司正面临着更大的考验。

一位中小物流企业主发出这样的感叹:“复工并不难,难的是之后的日子。如果上下游厂商不能如期恢复生产,那么物流企业将面临着‘无物可流’的困境,复产率难以提升。”一些现金流紧张、没有深度合作关系、运营能力不强、融资欠缺的公司将被淘汰出局,行业洗牌加速。

虽已复工但复产仍难

张木(化名)从事仓储物流行业已有十余年,他说:“今年的这个假期过得最长。”受疫情影响,原本计划的2月3日复工被一推再推。在这段时间里,张木每天都会接到很多来自客户的电话,都是询问复工时间、当地管控的情况。

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张木的物流公司已经开工十几天,但基本都是短途运输。“我们是按照苏州市要求,2月10日向社区申请复工,填写了人员报备表,只要不是疫情重点地区的员工就不用隔离。当时回来的人比较少,最开始加上我自己只有4个,都是苏州本地的司机。”他说。

人员返岗难是包括物流企业在内的几乎所有中小微企业复工初期面临的一大难题。一方面,员工自身出于安全考虑不愿返岗;另一方面,各地政府为保障疫情期间的生产安全设置了不同要求,比如,有的地方对来自疫情重点区域的人员劝返,非重点区域的,要有当地暂住证、企业复工批文通行证等才能进入。

“不过,苏州推出了人员包车返苏的措施,另外,随着交通管制的放开,一些员工也逐渐到岗。”张木说,“公司目前到岗人数有十几人,基本全都开始出车,主要还是在上海、杭州等长三角地区运输。”

据交通运输部数据,截至2月24日,全国27个省份恢复了省际省内的客运班线或者包车,浙江、福建等26个省有序组织农民工包车返岗的运输工作,春节以来累计运送农民工达到47.7万人次左右。

延迟复工直接打乱了公司原有的安排,复工前几天,张木就接到了很多催货的电话。“复工后,我们就想着,要先把年前安排好的订单发走。”张木说,“一开始,苏州牌照的车不能进上海,但客户急着交付订单,我想了很多办法,最后找了公司的供应商,也就是合作车辆,花高价找了几辆沪牌车,这才把货送出去。”

如今,短途运输基本通畅,但产能较以前明显下降,张木所在公司通往上海、杭州等地的车平均每天只跑一趟,以往能够运两三趟。“主要是排队检查的时间更长了,比如省界卡口检查,测驾驶员的体温、身份证等,要排两三个小时。进了地方后,入仓库也有要求,查驾驶员的健康证、户籍所在地等,有的不让进仓,装卸货也受影响,运输量没以前高。”他说。

更令人着急的是长途运输,复工十几天,部分地方运输管制未完全放开,“一地一策”导致运输网络出现区域性的中断,干线车辆不让出、不让进等现象频出,造成物流企业运力缺乏。张木称:“我们有个客户是在华南做光学薄膜的,一直在催货,好多东西囤在库里,只能干着急,但就是没法走。”

他还补充道,就同行复工情况来看,2月底长途运输才逐步放开,预计3月份能恢复正常。G7智慧物联数据显示,截至3月2日,全国长途整车运输流量恢复率为去年旺季11月份的60.6%,较前一日增长2.3%,这一数据首次超过50%是在2月27日。

汉森供应链董事长黄刚对第一财经表示,相较快递业务,为企业服务的物流运输的复产更为艰难。快递业务的核心是城市枢纽之间的联通,目前城市内站点与站点间的连接基本没问题,复产难度不大,但物流企业的复产在人员、场景等方面困难颇多。

现金流压力大

复工当天,也是公司每月发工资的日子。一位来自江苏连云港的司机在出车前,问了张木一句话:“这个月工资怎么样?工资不发的话,就没法还账了。”工资是不少员工关心的问题,作为老板,张木也在算一笔账,如果疫情影响未有好转,公司能支撑多久?

“像物流行业,回款周期长,通常是月结90天,也就是3、4个月左右,有的甚至是半年。而疫情期间,有些客户未能按时付款,一定程度上给公司现金流带来压力。”张木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在有现金流才是关键,不然很可能只够撑两三个月。”

据了解,物流企业毛利润不高,大多在10%左右,抗风险能力并不强,受市场波动影响大。

来自上海物流公司的叶某也对记者说,物流企业现金流通常不会太充裕,一方面是账款周期长,另一方面,公司每年的盈利基本都投入到扩大生产中去了,由于行业整体利润降低,规模不扩大,经营很容易受限。

而在复工后,张木介绍,公司开支也变大,人员工资、地租、运营成本等都需要考虑。张木的物流公司有员工20余人,主要包括司机、调度、项目经理等。“每月工资支出大约在30万元左右,另外,还有保险和维修费用、油费、过路费、进仓费等,资金压力不小。”他说。

不过,与大多同行相比,张木还是幸运的。“正好在年前贷了笔款,金额有100万元,没想到派上了用场。”他感叹道。

对于物流企业而言,获得贷款并不容易。大多企业固定资产少、抵质押担保融资受限、主体信用不佳,一旦资金周转出现问题,很难从传统金融机构融到资。

张木获得的这笔贷款来自农行苏州吴江分行,该行相关负责人向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此笔贷款并非抵质押贷款,而是参考了企业的涉税信息。“我们在做业务的时候,也考虑到小微企业无担保、抵质押资产缺乏等情况,因此专门推出了‘税e贷’产品,结合企业的缴税信息及其他数据来筛选,克服了传统贷款对抵质押物的依赖。”上述负责人称。比如企业只要连续经营满36个月、上年度纳税信用等级为A级或B级、申请信用前12个月应缴纳税额高于10万元、企业及法人代表人信用记录良好,不属于严重过剩产能、淘汰落后产能、危害环保行业的,就可申请贷款。

防疫期间,农行苏州吴江分行还表示,公司员工复工到位后,将视企业需求为其办理代发工资等业务。另对受疫情影响较大、有发展前景但暂时受困的中小微企业,坚决不抽贷、不断贷、不压贷,进一步向小微企业减费让利,倾斜信贷、财务和人力等资源,降低融资成本。

像张木这样相对幸运的例子并不多,目前由于经营不确定性增加,中小物流企业融资更难是现实一大挑战。尽管也有相关措施出台,比如,央行要求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等行业,以及有发展前景但暂遇困难的小微企业,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但相关实施细则还未落地。

叶某对记者表示:“新闻上会看到一些政策,但不知道自己符不符合,像小的物流企业,感觉情况更艰难,得到的银行支持并没有明显改善,基本上还是找熟人借款,周转资金。”

银行也有难处,基层银行作为一线工作者,由于未有落实细则往往不知道该怎么做。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叶燕斐在此前举办的联防联控新闻发布会上就曾提及,基层银行要解除顾虑,对受疫情影响的企业、个人,总的政策和原则已经明确,根据这个大监管方向组织实施具体的政策,实施具体的细则,不需等待监管部门的实施细则。

另外,叶某还称,疫情防控下,调动基层金融分支机构的积极性非常重要,支持企业复工复产、支持小微企业权重的指标可能要提得更高,同时适当降低风险方面的考量。

加剧行业洗牌

相较于复工前期的审批、防疫物资短缺等问题,目前张木更担心的是,订单出现断档。诸如即时物流配送火热的消息仅反映了行业的一角,更多领域受到的冲击较大,货源或将出现不足。

张木说:“由于库存、客户运货需求多等因素,复工初期订单有一个爆发式的增长,但这并不具有持久性,如果后续厂商生产不恢复,断档很快就会出现,对企业经营打击很大。”

叶某也称:“短期看,客户订单大概率会出现违约,最快一周后可能出现大幅下滑,今年我们只求保本,不指望业绩了。”

货源是物流企业经营的基础,做物流,要有起单量,过了这个量,才能打平基础运营成本。没有货源,企业设备闲置、运输成本上升、收入减少、经营压力加大。目前,为了保证货源,一些企业甚至调降了运输价格,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黄刚对记者称,疫情的持续无疑加速了行业洗牌,一些现金流紧张、没有深度合作关系、运营能力不强、融资欠缺的公司将会出局。他还称,对于物流行业,资金问题并不是根本问题,最核心的在于商业模式的改变,未来做物流,不与商流合作,将很难发展。

据中国物流信息中心统计,此次疫情中,机械电子类物流、纺织服装物流、汽车及零部件物流、建材家居和渣土运输、生鲜冷链食品物流等受冲击较大。其中,机械电子物流91.6%的企业认为有重大负面影响,58.3%的企业认为一季度收入将下降50%以上;汽车零部件、建材家居和纺织服装物流认为有重大负面影响的企业超过80%,分别有40.5%、48.1%和51.1%的企业认为一季度收入将下降50%以上。

产品中心

邮箱:327921410@821.com

电话:014-37114042

传真:014-37114042

Copyright © 2019 Powered by 鄂州市机床铸造业务部